首页 > 就业频道 > 我爱阅读
杜拉拉升职记_05愤怒的王蔷
2013年08月28日 10:54   来源:新经典

  北京办要装修了。拉拉却听说王蔷住院了,她打电话过去慰问,王蔷说是要做手术。

  拉拉听了,觉得有点不太妥当,因为王蔷的这个手术虽然不算大,前后还是需要休息十天左右的,而她的这个手术并不是个非马上做了不可的紧急手术。

  拉拉觉得装修正是要用上行政主管的关键时刻,要是换了自己,会等装修完再安排这个手术,至少不会像王蔷这样对离开期间的工作也不做个安排,比如交待给哪一位同事处理紧急问题。

  拉拉想,玫瑰本来和王蔷不和,焉有可能不抓住这个具体事例在李斯特面前批评王蔷?

  果然没几天,拉拉看到李斯特发了一封邮件给北区的全体同事,指定了北区的行政事务暂时由另一位同事负责。拉拉听说李斯特之所以发这封邮件,是因为有部门抱怨不知道该找谁去处理一些急事。

  没过几天,拉拉看到王蔷发了一封邮件给大家,宣布她已经出院,一切和北区行政事务相关的工作请大家仍旧和她联系。

  拉拉感到王蔷这封邮件发得不妥,一是李斯特刚发了邮件另行指定了专人负责,王蔷马上就给改回来了,众人必定觉得蹊跷,李斯特面子上不好看;二是要马上改回来,也该由李斯特或者玫瑰发通知,而不是由王蔷自己来宣布。

  拉拉感到李斯特之前发那封邮件,多半是对王蔷在关键时刻休病假又不事先安排好工作不悦。她问王蔷,玫瑰同意她做手术是否爽快。

  王蔷不以为然地说:“我是在准备住院的前一天发了封邮件通知玫瑰要休病假的。她后来打电话和我说,该等装修完成了再安排手术。我不理她——难道我如果要死了,她也说王蔷你等等再死,等装修完了再死吗?人家医院床位很紧张的,有了床位我就得赶紧去呀,难不成让人家给我留着呀?!我可没这本事。”

  拉拉听王蔷这样说,心里觉得不是个事儿,就不多言了。

  北京办装修完成不久,上海办有个大项目,玫瑰自己忙得七荤八素,加上拉拉积极和她建立一致性,她就渐渐地不管拉拉了,让拉拉自己管好南区的事。拉拉顺心了很多,气色也好看起来。

  王蔷仍是隔个两周就打电话找拉拉,发泄一下玫瑰给她带来的郁闷。

  这天,王蔷又气呼呼地和拉拉说:“长江水灾,北区的同事都说要捐款,我就找玫瑰商量怎么组织这事,结果她特不耐烦地和我说她忙着呢,让我别烦她。你说她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儿呀?!”

  拉拉不好说什么,给灾区捐款当然总不是错事儿,而这不是正忙得不可开交的玫瑰的头等要事也是显然的。

  拉拉感到王蔷的逻辑不够好,而且也比较自我:一是在最忙的时候去休了并非马上休不可的病假,且没有对其间的工作做好安排;二是在主管忙的时候拿对主管来说并不重要的事情烦她。

  由于几次试图婉转地提醒,都没有好效果,拉拉也不敢和王蔷多说什么了。她不太想再接王蔷这类电话了,就吩咐海伦帮着挡驾。海伦骨碌碌地转着大黑眼睛说,知道知道。

  总部HR的招聘专员杰生来广州出差,拉拉和他关系还行,做东请他吃饭。吃饭的时候杰生忽然说起王蔷被炒了。

  拉拉大吃一惊,虽然感到王蔷迟早要离开,但是事先没有听到任何风声。

  拉拉忙问:“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了什么?”

  “就昨天的事情,据说是因为王蔷在人际关系上有问题,北区很多同事都对她的行事风格有意见。”

  这个原因,拉拉也猜到了一多半,她问是否有导火线。

  杰生压低嗓子说:“王蔷去查北京办一总监的汽油和手机话费,说话不对,把人惹火了,人家向李斯特发了一通脾气,李斯特很生气。”

  在汽油和手机话费方面,公司本来就对总监级别毫无限制,这总监又是公司里当红的实力派,李斯特也要让他三分的。像这号人物,王蔷不知深浅去碰,被炒也算是自找了。

  王蔷虽然不够能干又有些自我,总算是有经验的大办事处行政主管,拉拉很不解她怎么会干这等傻事。

  “单凭这总监说王蔷不好,就可以让王蔷走路啦?” 拉拉有些不服气。

  杰生一笑,诡秘地说:“关键没有人出面帮王蔷说好话呀。要是这时候她的直接主管出来保她,她应该是能过关的,以后注意技巧就是了。可王蔷和玫瑰的关系,你也知道的。而且,北京办别的几个大头,也没有人有兴趣维护王蔷。”

  “昨天谁去北京和王蔷谈这事的?”

  “玫瑰自己去北京谈的。”

  “以什么理由呢?总不能说因为你查某总监的费用,所以炒你吧?控制北京办的办公费用是北京办行政主管的工作职责嘛。” 拉拉说了她的疑惑。

  “当然不能那么说。她的合同要到期了,只说因为公司业务战略的需要,以后不再设北京办行政主管这个职位,因此公司不和她续签合同了。”

  “可是北京办那么大的办事处,怎么能不再设这个职位呢?”拉拉完全不解。

  杰生见拉拉转不过弯来,好心指点她:“过两个月,再找个人来坐这个位置,就算王蔷有异议,就说战略又变回来了呗。其实,合同到期,公司不再续约,不需要什么理由,提前一个月通知当事人,就符合劳动法的要求了。说个业务战略的托词,不过给当事人一个台阶下罢了。”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