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我爱阅读
杜拉拉升职记_07管理层关心细节吗?
2013年08月28日 13:04   来源:新经典

  李斯特和玫瑰讨论了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当然主要是围绕准备接驾。李斯特要求玫瑰把项目进度表和预算明细表排出来给他。

  李斯特的一贯风格是不过问玫瑰的工作细节的,只要玫瑰把结果告诉他就可以了,他是HR出身,对行政不熟悉,也没有兴趣去了解,便采取信任手下的分管经理玫瑰的战略,也就是中国人说的用人不疑,没想到此番可能出了纰漏,弄不好就要伤了“安全”,他不免打点起精神过问。

  李斯特对玫瑰解释说,这次不同以往,何好德非常重视本次项目,要求把细节和DB中国的管理层讨论一遍。因此李斯特本人要和玫瑰一起先讨论一遍所有细节,然后再将结果提交给DB中国管理层。

  玫瑰胸有成竹地说,那当然,她已经在做很多细节的准备,再推敲一周,就可以提交方案和李斯特一起讨论了。

  李斯特说:“根据你目前已经做的细节准备,四百五十万预算,六个月项目期,有没有问题?”

  玫瑰言之凿凿:“没有大问题,我有把握。您知道,这两年广州办和北京办的装修,我们就是各用了一百五十万,这两个办事处的面积都是一千五百平方米上下,所以,您可以看出,装修单价是每平方米一千元左右。这次上海办的项目,我的打算是尽量不动现有间隔,现有机电和强电大部分都可以利用,因此,四百五十万预算没有问题。广州办和北京办的装修都是历时六个月,上海办的资源更丰富,只会更快,不会更慢。”

  听了玫瑰头头是道的分析,李斯特又有些吃不准了,到底杜拉拉说得对还是玫瑰说得对?他留了个心眼,没有对玫瑰提拉拉的说法,沉吟了一下说:“那太好了,你的方案要有项目明细,并附上各供应商的初步报价作为预算依据的一部分——我知道你经验很丰富,我们在提交方案的时候附上供应商的东西,是为了让管理层及早对各供应商的设计风格有个感受,也便于他们对设计方案尽快做出选择。”

  玫瑰看出李斯特是担心她的预算没有依据或者方案有遗漏,才要求她把所有需要做的项目都开出清单,并且附上所有项目的相应报价,这样他就有底了;可他又怕引起她不满,便假借是为了方便管理层早做抉择才有此要求。

  玫瑰心里清楚:管理层当然要看设计效果图,评估哪家供应商的设计方案中他们的意,可是管理层哪里有工夫来看预算的具体构成呢?哪个大老板有工夫来跟你讨论强电要多少钱,弱电要多少钱?做老大的只会说,他喜欢哪个设计方案,就按这个做!至于预算和工期,不都是事先都已经问过你们大概的范围了?你们拿方案的时候,自然该照着这两条的限制去拿方案的。断没有开头你们这些具体经办的部门说四百五十万够了,回头你们又和老板说不够了要八百万的道理。李斯特也不可以跟老大们说,是他的经理告诉他说需要四百五十万,是他的经理说错了——那老大们岂不是要问他,你这个做总监的判断在哪里?

  玫瑰心说:李斯特老大,您老真当我的大脑没有发育呢。

  虽然心里想了很多,但玫瑰表面装没事人一样说:“没问题。已经有几家供应商在和我们谈了,等到管理层对设计方案有意向后,再请采购部来进一步谈判价格,价格还能再往下走呢。”

  这场谈话后,李斯特的心放下了一些。他打定主意,这个项目不再像以前一样做甩手掌柜了,他将要求玫瑰和自己讨论每一个细节,以便做到万无一失。

  李斯特很后悔这次初步提交预算和项目期的时候,没有这么做,而是和以往一样,只是让玫瑰给他一个“结果”,却没有过问得出“结果”的“细节和过程”。

  一周后,玫瑰果然交给李斯特一个方案,四百五十万,六个月完成项目。

  玫瑰的方案是能够自成体系自圆其说的,李斯特听不出毛病来。他盯着幻灯片看了半天,转头问他点名要求来参加会议的IT经理:“你的意见呢?”

  IT经理加入DB不久,没有什么具体意见。

  李斯特看此情形只有倚重玫瑰了。他回想了一下在广州听到的拉拉的回答,忽然想起了交换机的事,就问:“玫瑰,我们的交换机用了几年了?”

  玫瑰没有想到他问这么具体的问题,愣了一下,回答说:“十年。”

  听到这个回答,李斯特又接着问道:“建议使用寿命多长?”

  玫瑰只好据实回答说:“八年。不过,我们一直很重视这套系统的维护,目前运作良好,再坚持两三年是没有问题的。财务那里一直要求我们要尽量压缩预算,所以没有打算换这套系统。”

  李斯特追问说:“当然要尽量控制预算。不过,装修的时候,要挪动这套系统吧?系统有可能出问题吗?”

  玫瑰坚持说:“我的方案中,机房不动位置,因此,交换机是不动地方的。”

  李斯特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IT经理,但IT经理对交换机不太熟悉,说不出什么意见。李斯特只得作罢。他的疑虑玫瑰已经做了解答,可他心里总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想了半天,他说:“玫瑰,我相信你的专业度,但事关重大,我只是想了解,万一系统出了问题,我们没有预算怎么办?”

  玫瑰侃侃而谈:“系统本身还具备扩容的能力,真有部分硬件出问题的话,比如某些卡板出了问题,现在空闲着的卡板可以接替有问题的卡板;退一步说,就算系统现有后备资源用尽了,再加一个机柜就没有问题了,那样,花费是有限的。况且,我们手上有和维护商签订的今年的维护合同,真出问题,他们要提供临时设备保证我们的日常运作的。”

  李斯特顿了顿,蹦出另一个问题:“假如换一个新的系统,估计得要多少钱?”

  玫瑰说:“得五十多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