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我爱阅读
杜拉拉升职记_09百分之五就够了
2013年08月28日 13:15   来源:新经典

  上海办行政主管忽然辞职了。他本来无足轻重,只是挑了这个时候走,对已经很吃力的行政部无疑雪上加霜。李斯特想,不管能不能找一个新的经理来,都要先稳住拉拉。他已别无选择。

  李斯特告诉拉拉,玫瑰有孕身体不便,所以她的工作量会加重。为此,公司决定给拉拉特别加薪百分之五,以示鼓励。他说相信拉拉会在这样的重任中“学到前所未有的有价值的东西,从而使得自己的职业竞争力上升到一个决定性的新台阶”。

  拉拉天性是个勤快人,大学刚毕业在国营单位那会儿,她就成天找活干,惹得同科室那班习惯于看报喝茶的同事们一致讨厌她。毕业七年,她二十七岁了,在这一点上,仍旧一点儿进步都没有。

  有活干,她就兴奋,她的注意力全放在怎么把活干好,至于干好了能够怎么样可以怎么样,她就几乎不想。就算偶尔想想,她的想象力也就局限于拿个不错的年终奖、年终考核拿个“卓越”。在职业生涯的规划上,她脑子不知是不够使还是没好好开发,有点傻乎乎的。

  比方眼下这个局势,做了两年主管的她目前的底薪约六千五百元,六千五的百分之五等于三百二十五元,这个微不足道的数字和项目需要付出的艰辛之间的差距,和为李斯特安全退休做的贡献之间的差距,和DB中国准备迎接CEO的任务之重大之间的差距,她没有盘算过。

  拉拉和供应商谈判很在行,因为她的注意力在那上面。而关于自己的前程、收入等等,她没有想过要在什么时机和老板谈判,也没有想过自己的筹码有多重,更没有想过,作为一个主管级的员工,她可以干脆娇滴滴地说自己干不来一个经理的活,至少提一提自己没有把握干一个经理应该干的活。

  拉拉以为,那百分之五是一个光荣的象征,是组织上对她的信任,而且,像李斯特说的,她可以在项目中“学到东西”。

  拉拉没想过,“学到东西”当然很重要,可“学到东西”,不就是为了谋得更好的收入和更好的前途吗?总之,她没有想过,假如一个人把这样一个项目干下来,公司应该给这个人什么。

  要不是她级别太低,她在这方面的弱智,简直要让李斯特蔑视起来。李斯特看拉拉高高兴兴地全盘接受了他给她的安排,不由得在心里给拉拉下了个定义:拉拉的附加值,也就那百分之五,她没有什么高级的思路,就是个干活的人。李斯特以为,对于这类员工,不需要给她更多了,给她太多,倒要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拉拉这方面觉得自己受器重,高高兴兴地接受了指派。那边玫瑰已经开始休病假,连交接都没有做。

  拉拉发现玫瑰是自己一手在跟这个项目,上海行政部别的人对此几乎一无所知。她便干脆找来几个主要的供应商,又扯上IT经理,黏着采购部的同事,成日忙得昏天黑地。拉拉自己每天都要加班到十一点以后,基本上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

  何好德一回到上海就找李斯特谈话,美国总部那边地产部总监罗斯的那封邮件使得他意识到李斯特在这件事上是失控了。

  他听李斯特汇报了玫瑰的事情后,心下明白玫瑰的怀孕十分蹊跷,可是就算查明是假的又怎么样呢?你不能指望一个假装怀孕的人来做好这个项目,揭发她没有实际意义,何况搞不好是真的怀孕。他更关心的是,安排一个可靠的人来领导这个项目,以便保证有一个焕然一新的体面的办公室迎接CEO乔治。

  他问李斯特:“我们内部是否再没有可能的人选来管理这个项目?”

  李斯特介绍说:“广州办的主管杜拉拉半年前刚完成了广州办的装修项目,做得不错。但是,她做主管才两年多,经验不足以担当此项目。”

  何好德说:“假如招一个新的行政经理来,这个人对DB的内部流程和庞大的组织架构并不了解,工作能马上上手吗?”

  李斯特不敢说是。

  何好德迅速权衡了一下,说:“不管怎样,招人吧。”

  李斯特报告自己的打算:“在招到人之前,我想暂时由杜拉拉来负责这个项目,三个办事处的行政事务也向她报告。”

  何好德说:“那么她实际上是全面暂代行政经理的职务了。”

  李斯特说:“是。考虑到她的辛苦,我们额外特批了她一次加薪。”

  何好德点点头:“这个当然。”

  以何好德的职位和他每天需要考虑很多更重大事务的脑子,他不可能去过问一个小小的主管的待遇,而他没有想到那个特批是可怜的百分之五。

  在李斯特加紧招人的过程中,拉拉以一个不错的价格迅速拿下了租约的续签,财务VP柯必得对此很满意,写了封邮件给何好德和李斯特,表扬拉拉。

  何好德之前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是拉拉去跟进的,至此,才知道是拉拉把这事干得利索又漂亮。

  李斯特对这事的感觉有点复杂。上海房地产价格高涨,写字楼生意走俏,他不够了解行情,之前又过于依赖玫瑰,疏忽了租约,给美国地产部的罗斯指出了明显的纰漏,他尴尬之余,也担心搞不定续约。拉拉搞定后,他松了口气,又觉得其实这件事也并不高深复杂,倒给个小小的行政主管一下搞定了。

  李斯特有他的优点,比如他是个宽容的上司。拉拉一上来就抢了风头,她搞定了租约的续签后,不是由李斯特去报告大功告成,而是在自己直接发邮件报告李斯特的同时,也抄送了财务VP柯必得,导致大家都看明白这是拉拉搞定的,不是李斯特搞定的——李斯特略感尴尬,却并没有怪罪拉拉,这倒要算拉拉的幸运了,换了别的上司,她干了活,没准还得被收拾。

  关于预算,拉拉提交了清晰的费用分析,要求七百五十万预算。DB中国管理层在听取了她的演示后,理解了这个数字的合理性——但是,由于七百五十万和四百五十万的差距太大,何好德感到重新提交申请的时候,假如一下从四百五十万跳到七百五十万,会被亚太和美国总部质疑其专业性和严肃性的。为此,最终定了个五百万,主要是以需要增加百分之十的办公面积为由而涨了个价。

  拉拉大伤脑筋。为了省下可能的钱,她想,得尽量把现有的东西翻新使用,为此她逼着供应商做足翻修工夫,比如木料是比较贵的项目,她就让人家把现在的门框全拆下来,重新抛光上漆。供应商说很多门框原来已有碰伤,不好翻修。她灵机一动,让人家把所有的门框先刨出倒角,再上漆,就像新的一样了。可这样做十分费工夫,弄得供应商叫苦不迭。

  另外,为了省下机电方面的费用,她想只有大量减少经理的房间,因为每个房间需要一部独立的空调机,而假如是在公用区域,同样功率的一部风机就能支持三个员工的办公区域。

  按照DB全球采购规定,必须使用北电的交换机系统,拉拉一算,要是换新系统,费用就过一百万了,可不是玫瑰说的五十万。

  拉拉想,每一间经理室的分机点配置是三个点,而在公共办公区域每一个员工的分机点配置是一个点,要比经理室少用三分之二的资源,因此,减少一定数量的经理室,就能减少分机点的数量要求,现有交换机容量就可能支持百分之十的人员扩充。

  而要减少房间,就得让现在拥有自己独立办公室的部分经理在未来的新办公室里搬到外面的公共区域办公。这会触及很多人的面子和利益,摆明了是个得罪人的主意。李斯特一看拉拉的这个建议就头大,根本不肯考虑,只一味压拉拉想别的办法省钱,比如换个便宜点的装修商。

  拉拉愁坏了,换装修商的档次,她就没法干这个项目了:一是因为DB内部的人员资源很少,她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项目经验丰富的人员可供调遣,所以她很需要一个协调能力好手艺高的装修商;二是DB管理层的要求很高,没有好的装修商,单是领会并表现管理层对项目设计的要求都困难。

  她思来想去,感到还是得在翻新现有配置和减少房间数量上打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