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我爱阅读
杜拉拉升职记_10别搞不清楚谁是老大
2013年08月28日 13:16   来源:新经典

  何好德是个勤奋的总裁,晚上九点后下班对于他来说是常事。每次走之前,他经常会不动声色地观察一下,哪些部门的哪些员工还在加班。他注意到拉拉天天都在加班。拉拉迅速拿下租约续签的事,让何好德对她有了初步的好感,在听取了拉拉做的项目计划的演示后,她的敬业和专业更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天晚上,他下班之前,远远地望到拉拉又在加班,就大步走了过去,看到拉拉在桌子上摊着办公室的平面图和机电图,正拿把比例尺专心致志地在图上比画着,何好德走过来她也没发现。

  何好德轻轻招呼了一声,拉拉才发现大老板站在面前,赶紧站了起来。何好德微笑着邀请她去他办公室谈一谈,拉拉受宠若惊地赶紧跟上高大的何好德。

  何好德问她有什么困难,她就直接说了费用的难处,并乘机提出了想减少经理房的思路。

  何好德问她和李斯特谈过这个想法没有,她说谈过,因为这个做法会影响到不少中级经理和一线经理,李斯特希望能想到别的更合适的办法。

  听到这儿,何好德微笑着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对不对?”

  拉拉老实说:“是的,现在几家供应商都是市场上最一流的设计公司,很专业,经验丰富,我和他们反复讨论过了,看来没有更合适的办法。”

  何好德估计到李斯特怕得罪人又不敢做决定,他迅速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告诉拉拉:“我明天先和李斯特、柯必得沟通一下,马上在管理层例会上让各部门的头讨论你的提议。”

  拉拉离开何好德的办公室前,何好德有力地握了握她的手说:“拉拉,如果我能做什么,让我知道。”

  拉拉心里暖洋洋的。

  由于总裁何好德和财务VP柯必得的支持,拉拉的提议被管理层采纳了。李斯特见何好德对拉拉有好感,觉得这也不错,倘若日后再碰到大难题,不如干脆就鼓励拉拉多和何好德直接沟通,说不定更容易为本部门争取到资源,他自己也好少去遭遇何好德的挑战,还能落个发展下属的美名。

  李斯特招行政经理并不顺利,另一方面他看到拉拉主管项目一路进展颇顺。拉拉虽然找他沟通得不多,却很听话,干活卖力也是有眼就能看见的,他交待个事情,她跟得很紧而且马上落实个结果给他,关于干活他没啥好挑剔她的。

  他曾听人说何好德经过拉拉的位置几次都亲切地和拉拉说话,对那么多重要的经理倒没见何好德有这个工夫。他自己在和何好德谈装修项目的时候,何好德几次表示了对拉拉的关心,也证实了传言的可靠性。

  李斯特又想到玫瑰身体好了回来上班的话,到时候如果有两个经理也不好办,还得他自己想办法摆平。他便下了决心和何好德说:“招人不顺利,拉拉把装修项目控制得挺好,不如就让她把项目管到底吧。”

  何好德十分赞成,笑眯眯地连声道好,仿佛就等着李斯特开口说这句话了。

  李斯特心说:这个建议可算对了他的心。他自己愿意用杜拉拉的,到时候,好则皆大欢喜,不好也不要怪别人了。

  拉拉虽然获得何好德的支持,还是吃了不少苦头,比如那些失去自己独立办公室的经理,有的就对她很没有好声气。有一个修养差些的,瞅个机会,拍着桌子问拉拉知不知道什么叫看人摆菜碟。拉拉气结,只得耐心解释自己并没看人摆菜碟。

  DB中国总监级别以上的有二十来位,都不是好伺候的,李斯特再三强调让她不要和各部门搞坏关系,拉拉少不得一一赔着小心。

  照计划,装修工程分两期进行。整个办公室被分隔成两部分,第一期开始施工前,先得把所有人都挪到另一半地方挤着办公,腾出一半的地方动工。

  拉拉事先和各部门开了沟通会,定下搬家的日子和规矩。到了搬家那天,有两个部门,却叫不动人。

  偏生李斯特外出,拉拉火急火燎地打电话找他问计,李斯特却不缓不急地说:“拉拉,这正是锻炼你沟通和协调技巧的好机会,你要想办法取得各方面的平衡。既要按时搬家,又别把和各部门的关系搞坏了。”

  李斯特等于什么都没有说,拉拉只得自己想法子。何好德到现场转了一圈,看在眼里,自己打电话给两个不作为的部门的头儿。不一会儿,两人都气喘吁吁地跑到搬家现场来。其中一个找到拉拉说:“拉拉,有困难你直接和我讲嘛,不需要请何好德给我打电话呀。”

  拉拉忙得七荤八素,摸不着头脑说:“我没有和何好德说什么呀。”

  那总监看拉拉着急,不像使坏的样子,才信了拉拉,吆喝手下几个经理组织人打包。

  另外一位是大客户部的销售总监王伟,他是个少年得志的主,难免傲慢。王伟接到何好德的电话,赶到现场看了一看,和手下几个经理谈了几句后,他转身告诉拉拉:“我们部门今天有重要活动,没有人手,行政部找人帮我们打包吧。”

  拉拉恳切地说:“如果你们人手不够,我可以找搬家公司派人来协助你们打包,你们的人在每个箱子的贴纸上写上部门和姓名就行了。”

  王伟无动于衷地坚持道:“由你们行政部派人指挥打包就行了,他们包好后,行政部帮着在贴纸上填填部门和姓名吧。”

  拉拉心说:这儿几百号人呢,行政部就四个人,还得履行日常职责,我上哪里找人帮你指挥打包还代填贴纸呀,你这不是刁难我吗?她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只好声好气地跟王伟打商量:“行政部人手太少,怕来不及,能不能你们部门留几位同事下来,抓紧把包打了?”

  王伟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摇着脑袋,不冷不热地说:“我们有重要活动,没有人手,都来搬家,谁去做生意给公司赚钱?要不我来打包,反正他们得去干活。”

  他的几个经理和部门其他员工三五成群站着看热闹,别的部门的一些员工也停下活看着。

  王伟是北京人,三十三的年纪,身材高大,英俊儒雅,而拉拉在女性里只是中等个头,不说两人级别上的悬殊,单是身高上的差距,王伟就给了拉拉很大的威慑。

  拉拉感到血一下子冲上了面颊,喉咙口一阵阵地发干,她想:我今天若不制服这个部门,那谁都可以不听我的指挥了,我还怎么做这个项目呢?

  想明白自己没退路后,拉拉横下一条心,强硬地对王伟说:“项目的工期太紧,半天我也要争的。不好意思,David(王伟的英文名),今天的搬家安排事先开会和各部门都协调好的,你们部门也是同意这个计划的,到下午六点,这一半的场地就得清场。时间一到,这边所有未打包的东西,都会被当成是各部门不要的东西清走。而且,电话和电脑网络也会卡断。为了不影响大家明天的办公,也避免有用的东西被当成垃圾清走,真的要请各部门抓紧打包好有用的东西。”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开。

  王伟一时愣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好,在一堆等着看好戏的员工面前,他颇有些下不来台。

  上海办的行政部助理麦琪一直站在拉拉身后,她很想帮腔,但是太多大佬了,轮不到她多嘴。平时行政部没少挨王伟的教训,今天见到拉拉把他顶得没话说,麦琪高兴坏了,得意洋洋地跟在拉拉后面屁颠屁颠地走了。一转弯她就迫不及待地和拉拉说:“拉拉你真行!他们平时尽欺负我们行政,好像我们都是他们养活的!我们是他们养活的吗?我们是拿公司的钱!”

  拉拉教训她说:“你少幸灾乐祸吧!赶紧让搬家公司多找几个机灵点的过去帮王伟他们部门打包!你不是真想让王伟自己给他们部门打包吧?”

  “不是他自己说他自己打包吗?” 麦琪噘着嘴,不高兴地抱怨,一面还是马上去安排人手了。拉拉在她身后叮咛了句:“低调点。别搞不清楚谁是老大。”

  麦琪说:“知道,他是老大。”

  过一会儿,麦琪回来报告拉拉:“王伟他们挺配合,打包得挺快的。”

  拉拉这才放下心来。

  等李斯特回来,拉拉把过程给他说了一遍,最后笑着补充说:“何好德是好心,给他们两位总监打了电话,我猜人家可能以为是我找何好德告了状。何好德这是帮了咱们倒忙,嘻嘻。”

  李斯特也笑,心说:这拉拉智商和情商都还行嘛,原来还以为她就知道干活。他慢慢踱到王伟的办公室,招呼道:“王伟,听拉拉说今天你们很合作,打包挺顺利。”

  王伟自知理亏,解嘲说:“瞧你们拉拉把我的办公室安排在正对着大门口,谁一进来,都先看到我,这是让我当男reception(前台接待员)了。”

  李斯特打趣道:“拉拉是看你相貌英俊,才够格当此殊荣。我们招前台文员,对相貌是有要求的。我想占这个位置,拉拉还不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