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4000万的成功者与给河马刷牙的人—对教育功能与人才培养的思考
2011年06月24日 11:14   来源:《中国大学生就业》

  文/王学滨

  按某教授对于成功的理解,学生的成功在于40岁前赚到4000万,老师的成功在于教出能够赚到很多钱的学生。依此而论,我们高职院校的学生恐怕鲜有成功之人,老师呢,不换行恐怕成功无望了。不成功,且钱少,我们的幸福无望了。
成功与否我们无权决定,但幸好,评价幸福与否的权力还在我们自己。作为高职院校从事就业工作的老师,我无权对高学历人才的成功标准做出判断。然而,作为一名心理学爱好者,作为一名家长,作为一名经常接触学生与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我想通过服务行业,立足于对个人幸福与成功的关系,谈谈对教育与职业的看法。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工作性质差别非常大,然而,这些工作或职业的相同点在于:同样为社会存在和发展的支撑,虽所处层次不同,但均有其存在的意义与价值。作为承担这些职业的人而言,他们的劳动应该得到同样的尊重。

  然而,因为每个国家和民族的特殊情况,对待职业的态度呈现出天然的不同。具体到我国社会,存在着对人才评价标准过于单一的问题。对人才的评价,过去是官本位(以身份为唯一标准评价人),现在逐渐转为金本位(以金钱为唯一标准评价人)。实际上,现代社会的稳定与发展,需要对各种职业价值的尊重。虽然社会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政府层面已经出台相关政策,重新定义人才,但在社会潜意识中,人们对该问题的认识仍然不清晰。同时,政策虽有,但缺乏一种对劳动表示尊重的制度。这种观念,已经影响到了就业,从而逐渐的侵蚀着社会的健康发展。

  例如,目前服务行业,特别是酒店行业一线人才短缺,与社会对服务员的观念直接相关。在国外的酒店中,一个门童可能一直干到退休,而我国,服务员始终被看做是吃青春饭的。因此,就导致了酒店行业的员工轮换如走马灯一般。在国外,门童可以作为一个终身职业,有管理方面的原因,也有企业文化方面的原因,更有职业价值方面的原因。

  在管理方面,门童除了基本工资外,如果热爱这个岗位,提供了优质的服务,还会得到与基本工资相当,甚至于超过工资的小费收入。就是这个小费,体现了门童这个岗位的职业价值。小费,英文为“tips”, 源于18世纪英国伦敦酒店饭桌上那块儿写着to insure prompt service(保证服务迅速)的碗,顾客将零钱放入碗中,就会得到招待人员迅速而周到的服务。小费还具有“欣赏”这一层面的含义,即对服务员的专业技能、敬业态度及个人素质的肯定。

  与此很接近但意义截然不同的,是古代中国的赏钱。由于表现好,主人给脚夫或随从的赏赐,也叫赏钱。

  产生于18世纪的小费制,是伴随着“人权运动”的发展而出现。西方国家强调“天赋人权”、“人人平等”,小费制作为对服务员服务质量的认可更是被认作是保障人权的重要措施留存至今。而就“赏钱”来说,很多时候“赏钱”并不是对脚夫或者随从等人的认可,更多的是主人开心时候的恩赐。因此,在“利己主义”或“利他主义”观念驱使下,消费者就很难以认可为前提接受小费制。

  实际上,每种行业或职业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工资,可以看做是对各种行业付出劳动的报酬;除此之外,很多行业,尤其是直接服务于人的行业,内心深处是期望着受到某种形式肯定的。我国很多职业,都有自己的祖师爷,例如,吕洞宾是理发行业的祖师,唐明皇是梨园的祖师等,虽有些牵强,这未尝不是对自己行业的价值的寻求,希望通过名人来肯定职业。而国外,则通过小费来体现。

  大学生就业难,低学历的大学生就业更难,确实如此么?仅就服务行业中的酒店管理人才需求而言,伴随国际酒店业尤其是中国酒店行业的蓬勃发展,2010年仅北京酒店业管理人才缺口就在50万左右。与此同时,随着国内酒店业的进一步发展,私人管家、收益管理经理等很多新兴的职业也应运而生。而且,据了解,这些职位对专业要求并不严格。

  这种矛盾现象的出现,表面上的原因是服务行业工作累,待遇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职业价值没有得到真正的认可。对北京市生源毕业生而言,只有极少的学生是因为要解决温饱问题而需要一份工作,绝大部分是想找到一个好的起点或看起来很有前景的工作,这不仅是毕业生的想法,更是家长的意愿。如果这个意愿达不到,家长宁愿心疼孩子,自己养在家里,也不愿他们出去从事“伺候人”的工作。有的老师也鼓励学生:再学两三年,读个本科,好找工作。现实情况是,当学生又读了两三年,找到的工作和之前的没有什么区别。而在耽误这两年之后,他原来的同学已经有了一定职位,于是,新一轮的读书无用论开始抬头。

  龙应台女士《给河马刷牙》的文章中写到:“假定说,横在你眼前的选择是到华尔街做银行经理或者到动物园做照顾狮子河马的管理员,而你是一个喜欢动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认为银行经理比较有成就,或者狮子河马的管理员‘平庸’。每天为钱的数字起伏而紧张而斗争,很可能不如每天给大象洗澡,给河马刷牙。” 

  她要求儿子读书用功,不是因为她要儿子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她希望儿子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如果我们不是在跟别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为自己找心灵安适之所在,那么连平庸这个词都不太有意义了。平庸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

  “什么样的工作比较可能给你快乐?给你意义,给你时间。金钱和名声不是快乐的核心元素。”
我想,我们的教育,应该教给学生的,是应该如何寻找意义,成功的达成的意义,唯有这样的成功,才可能为个人,为社会带来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