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郑有全:为全球女性打造“头顶时装”
2011年11月21日 14:59   来源:《中国大学生就业》
  文/李蕊娟

  2011年新年前夕,美国CNN及日本《朝日新闻》等媒体,纷纷报道了郑有全的传奇故事,并称其为“白手创业的英雄”,因为就连奥巴马总统的夫人都喜欢使用他的产品。他是位普通农民,只有高中文化,却成了全球最大的假发生产商,产品远销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销售收入超过10亿元,为数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

  发现大商机,河南农民要和老外抢“蛋糕”

  1.70米的个头,瘦瘦小小的体格。第一眼看到他,立刻联想到了中国另一位著名企业家马云。同样的身材瘦小,同样的貌不惊人,同样的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会拉出大大的皱纹。不同的是,比起马云演讲家的煽动力和明星气质,郑有全显得有些朴实。他穿过200多平米的办公室与记者握手,西装革履,看起来神采奕奕远比实际年龄年轻。熟悉的人形容他“话不多,但比较幽默,能与人迅速拉近距离,很好地活跃气氛”。 

  郑有全出生在河南许昌县小宫村,当地是闻名中外的人发收集集散地。高中毕业后,他就跟着村里人做头发生意。先到外地游街串户收购,然后把人发按不同长度分档次扎成把(业内叫“档发”)卖给大老板。因为头脑灵活,赚些钱后他就办起了一家小毛发厂。 

  他加工的档发色泽光亮,手感柔软,耐蚀耐磨,而且着色性较好,深受外商青睐。见干这一行有利可图,跟风者马上蜂拥而至。一次郑有全带着一批货来到深圳,外商见货源充足便一味压价。货物出售就得赔钱。 

  一连几天,郑有全茶饭不思,在档发市场上转悠着思考对策。后来,他终于琢磨出了一个“赔钱不赔货”的办法。当时他把拿到深圳的档发全部卖出,赔了20万元。许昌好些做档发的生意人,也都急出低价卖出手中的货,有能弥补多少是多少的心理。郑有全算了一下,依当时的行情,用这50万元的卖货款,在许昌可以收到78万元的货。再拿到深圳卖出。虽然看是赔了20万,但实际上却还赚回了8万。 

  就这样,一些档发企业滞留深圳,盼着市场行情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郑有全和他的伙伴们,却忙碌在深圳与许昌,卖货与收货之间。结果很多档发经营者坐以待毙,亏得一塌糊涂,而郑有全却净赚50万元,顺利躲过一劫。 

  郑有全在多次与外商谈判中,吃惊地发现外国人低价收购经过简单加工的人发,是作为生产假发的原材料运往世界各地的,先是西欧,再是韩国和日本。这些工厂经过深加工制成发套后,利润便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增长。原来祖祖辈辈在近百年时间里,做的竟是用宝贵资源换取微量外汇的买卖。高额利润都被有能力生产假发产品的外国老板赚走了。 

  发现了这个奥秘之后,他憋着一口气:“为什么我们不能自己做时尚假发呢?”1990年,郑有全带着手工作坊中的三十多名乡亲来到城里,创办了许昌县发制品总厂。当时试制假发精加工的设备买不到,几十道工序无人指点,复杂的技术没人传授,制造假发成品的过程步履艰难。 

  制造假发,三连机是必不可少的设备。郑有全以往只是在青岛一家中韩合资企业销售档发时见过这种机器,它的外形和家用缝纫机差不多,但里面有什么零部件,一概不知。那家企业对设备和关键的工艺技术封锁严密。 

  他几经周折,聘请到了一位曾在这家企业干过的退休师傅。对方对郑有全要制出自己国家的假发来,非常支持,答应一定帮忙。只是老师傅工作期间不直接和三连机打交道,又没有多少文化,只是凭着印象和实践经验,想想画画,前后用了个把月时间才绘了机器图纸。郑有全立即联系了一家机械厂造出样机。随后,又经过20多次的反复试验和修改,终于制造出了符合制发要求的机器。 

  有了设备,还要掌握制成发制品技术才行,将挡发制成假发,工艺相当复杂。仅毛发深加工过程中的脱鳞、染色就有十多道工序。郑有全和员工们以前别说没见过,连名称都没听说过。 

  在国外厂商严密封锁关键工艺技术的情况下,郑有全只能走“捷径”,从韩国发制品企业高薪“挖”来有丰富经验的专家进行产品开发。在韩国人的指导下,经过在简陋车间里没日没夜地反复试验,他们终于掌握了从档发到工艺发的一系列工艺和程序。尽管一切因陋就简,但郑有全的产品却得到了外商认可。 

  借船出海,中国假发挺进美国和非洲市场 

  闯过生产工艺难关后,郑有全开始着手解决销售渠道问题。公司创办初期,产品全部内销,经由批发商和外贸部门才能出口到海外。如何把产品直接推向国际市场,特别是抢滩世界最大的发制品市场——美国,这位农民老板一直在苦苦琢磨。 

  1992年盛夏一个偶然的机会,郑有全结识了美国新亚国际有限公司老板Maike,对方在洛杉矶等地经营发制品生意,实力非常雄厚。当他得知世界最大人发集散地许昌成立了一家假发生产企业,感到很新鲜。因为这个行业一直被日、韩公司所垄断。进行实地考察后,maike觉得他们的生产设备虽很简陋,但产品质量和成色都不错。这位洋老板敏锐地觉察到,这家企业后劲足,大有潜力可挖,就像一块刚从深山取出的玉石,一经雕琢就会价值凸现。于是,便主动伸出了联手经营的橄榄枝。 

  1993年春天,双方合资180万美元,在许昌创办了河南瑞贝卡发制品公司。产品通过新亚公司直接销往美国市场。也就是在这一年,公司获得进出口权,实现产品供需直接见面,进入了国际贸易大循环的行列。对郑有全来说,这是他人生中很关键的一步。因为那时中国还很封闭,进出口权大部分集中在国营企业,民营企业很难拿到。同时与Maike合作,又为他提供了一个可靠的供货基地。 

  果然,产品挺进美国市场不久郑有全就尝到了甜头,这一年他的利润一下增长近10倍,工厂设备得到更新,工人也由原来的30多人增加到300人,其中不乏大学生和专业技师。 

  其间郑有全还遇到很多有趣的事。2000年,郑有全在美国芝加哥考察发制品市场时,发现一种小辫头套。款式新颖,做工讲究,刚刚上市。他眼睛一亮,敏锐感觉到这种产品很快会成为美国市场的俏货。当即将样品寄回公司,并发来传真要求公司迅速攻关。技术人员在原来的基础上,对样品的不少细微之处进行了非常巧妙的改进,使其更加完美靓丽。这种小辫头套长短两种,长的由100多条小辫组成,短的多达1000多条,既要求全用手工编制,又要解决辫子蓬松度适中的问题,给人自然形成的感觉。员工们硬是凭着精湛的技能圆满完成了任务。这一种假发大批量投入市场后,让郑有全净赚了1个亿! 

  不久,受“9.11”事件影响,瑞贝卡在北美的业绩增长放缓,这让郑有全意识到了依赖单一市场的风险,于是他又出人意料的把目光转向了遥远而陌生的非洲。 

  当时郑有全率一个商务代表团对尼日利亚、加纳、贝宁等国进行考察时,惊讶地发现,在非洲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竟有一个庞大的发制品市场。郑有全经过周密的市场调研,并对产品、客户做了仔细分析,决定在尼日利亚成立分公司,运作以西非为中心,辐射周边的非洲市场营销格局。并在当地直接投资建厂,实现中高档产品中国产非洲销,低档产品当地产当地销的非洲开发路子。 

  出国建厂使郑有全在市场开发上获得了更多主动权,不仅能够享受当地税权、用工等多方面的优惠政策,更重要的是“本土化”可以迅速扩大公司的销售区域,没想到他在这里的登陆一举成功,很快占领非洲低档产品市场65%的份额。
   
  时尚无敌,为全球女性打造“顶上时装”

  郑有全的生意如滚雪球般越做越大,到2000年,企业的规模和黑人假发产品销量已奇迹般位居世界同行业首位!但他并没有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而是面色凝重。因为郑有全在这一行业打拼多年,曾到多个国家发制品行业考察过,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公司的这些首位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与韩国的宝洋产业、美声、高丽安娜,日本的娜格莱斯等巨头相比,自己在企业管理、技术进步、核心竞争能力能方面存在明显差距。 

  为使自己的产品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优势,并最终击败对手,他不惜重金,又先后从美、韩、法等国,引进高分子材料、精细化工、染料、生物工程等方面的专家30多人。郑有全的科研开发有一个特点:根据市场选课题,依据课题定人攻关,不断开发研制产销对路的新产品。目前,公司开发出浅色技术的同时,又相继自主开发出双色、间色等特种号生产技术,形成了产品色号品种多,各种色号齐全的产品色彩规模,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掌握特色号染色技术的生产企业。
  为占领潜力巨大的欧洲市场,2004年5月,郑有全又与世界知名的英国斯里克公司联手成立了“中英合资享得尔公司”,将瑞贝卡的产品优势和斯里克公司的销售、商誉优势相结合,从而实现优势互补。使产品很快在英、法、德及比利时、瑞典等国打开销路。这位“泥腿子”做梦都没想到,这一年他的名字竟出现在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
 
  有人曾问郑有全的公司为何取“瑞贝卡”这个名字,他说这来自一部很经典的好莱坞爱情影片,女主人公的名字就叫瑞贝卡,长得楚楚动人,头发光泽靓丽,她天使般的美好形象,留在了世人永恒的记忆里。 

  “就像每天换一套衣服已经成为很多爱美女性的习惯,现在你同样可以像魔法师般每天换一款漂亮的头发:发型、长短、颜色都可以改变。这样是不是很潮、很迷人?”谈到中国这个刚刚起步的假发推广市场,郑有全眼睛里马上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因为这座等待挖掘的金矿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