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大学生,用自主发展来回答社会期望
2011年11月22日 15:26   来源:《中国大学生就业》
  文/赵昕

  “大学毕业了难道就得三头六臂?” 

  小原去年刚从暨南大学研究生毕业,目前在广州一家世界500强企业里做销售,月收入和公司福利使他足以在这座竞争激烈的城市生活得很滋润,但他却一直抱怨自己生活水平“质量不高”。 

  问询,问询,家人、亲戚和朋友的各种问询,小原说自己仿佛被置于聚光灯下,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望不到头的问询 

  “家里人打过电话来必选话题就是,有女朋友了没;朋友见了也劈头盖脸的问,你什么时候结婚……这搞得我很狼狈啊。” 

  小原称自己最近被感情这件事儿纠缠得焦头烂额,尤其是回山东老家过年那段时间,“整天像个罪人一样”。 

  “工作有了,就问工资;工资高了,就问房车;房车有了,就问婚事……我看我们这些大学毕业生是熬不到头儿了,其实我们在外面走的每一步都不容易,只是报喜不报忧罢了。我那些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朋友也都面临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小原有些无奈地说。 

  “你都研究生了,国家该分配你什么工作啊?”“大学生毕业,一个月少说得挣五、六千吧?”“读那么多书,怎么收入才那么点儿?”“都二十好几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毕业后,就留在北京了吧?”…… 

  面对家长、亲戚和朋友五花八门的询问和好奇而又充满期待的眼光,不少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毕业生有些不太适应这个突如其来的“主角”角色。就好像一个刚从茧中露出尚不坚硬的翅膀的蝴蝶一样,一下子被抛到风中,难免颤颤巍巍。
如此多的聚光灯一瞬间打在脸上,打得这些不少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一时间产生各种忧虑和焦急情绪,甚至有些人怀疑自己读了这么多书真的有用么? 

  其实我们也该反思,如果把大学比作生产者,为什么我们非得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大学“终端”的“输出品”?在当今急剧变化的社会环境下,我们是否应该适当转变对大学生的预期?如何才能在大学毕业生自我预期和社会预期之间搭一座比较合适的桥梁?

  让理想再飞一会儿 

  社会对大学生的期望如此之高,但极少人将“预期”和“时间”两个概念放在一个合适的坐标系进行衡量。记者调查过程中发现,很多毕业生希望自己能通过不同方式延续自己的理想,而不仅仅是在大学毕业后就给理想画上句号。 

  江汉大学商学院 07 级电子商务专业的赵健目前就职于法朵药妆,入职已有五个月,从事网络推广工作。“这是一个私人独资公司,公司有两个人,除了老板就是我。这样自由的环境我很喜欢,主动创造的感觉很好。”赵健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状况很是满意。 

  当然,在工作问题上,赵健还是和家里人有过小摩擦的。“父母希望我回去考公务员,和他们一样踏踏实实地做行政工作,不希望我从商。”赵健还说起,前段时间父母打电话催自己尽量能去一家国营企业工作,待遇好,晋升快。不过最后赵健还是说服了父母,选择了自己想从事的工作。 

  他的理由很简单,“我有一个大方向,我确定它是正确的,那我就坚持走下去,尽力而为”。 

  自主选择合适的工作环境,对大学毕业生的快速成长,尽快完成从“学生”到“社会人”的转变无疑很有帮助作用。也有毕业生选择继续学习深造,通过这种途径来延续自己的理想。 

  青岛大学新闻系毕业的张君去年决定考研“二战”,便放弃了手头上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考研备战中。“这一年确实错过了不少工作机会,家里人有时候也会催,还有亲戚也关心我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事情,有压力,确实有压力。”张君笑着说自己今年过年还没出正月十五,就“逃”回了青岛,家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断的问询使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我还是不想放弃我考清华的理想,走在奋斗的路上心无旁骛的时候就感觉不到有压力了。”张君一直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社会预期降一降,自我要求升一升 

  工资、职位,被越来越多的人视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在这一畸形、单一的评判指标面前,大学毕业生的就业心态和职业生涯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很多毕业生初出茅庐就要与残酷的就业、生活现状短兵相接,连缓冲和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诚然,当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变成大众教育,社会对于人才的起评线已经提高。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人才”的评价标准不能在社会浪潮的冲击下变质,社会对大学毕业生的预期也不应该成为填充泡沫的虚值。 

  要在大学毕业生自我预期和社会预期之间搭一座比较合适的桥梁,主动权掌握在大学生自己手中。抛开社会对于大学生踏出校门这一时间点的过分关注,大学生更应该注重大学期间的积累和沉淀,将对自我的要求一步步的提升,自己和自己赛跑,和预期中的目标赛跑。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新闻专业的贺达源最近长松了一口气,因为工作有了着落,而且是新闻系学子梦寐以求的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他被分在南方都市报采编岗,这和他本科期间广泛的社会实践活动和坚实的理论课基础是分不开的。 

  “我确实遇到过很多同龄人,到了大三、大四心态还和高中生一样,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这也难免会在工作等问题上产生焦躁心情。”贺达源对记者说,父母在工作问题上从来都不过问,“因为他们知道我心里有数。”
 
  梦想不应该是周围人帮忙堆砌的,而应该是通过自己一步步打造而成。“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情,每一步走好了,工作、感情之类的事情会水到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