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名震海外的中国“隐形人”
2011年11月23日 15:39   来源:《中国大学生就业》
  文/化蝶

  千里传音、飞天神功、隐身术是中国远古神话的三大梦想。21世纪,飞机实现了人类飞的梦想,电话、手机实现了千里传音的梦想,唯独隐身无法实现。前几年,美国导演保罗•范•霍文拍出一部叫《隐身人》的科幻电影,那位因实验意外而隐身的科学家,风靡全球,同时也给出一个命题,如果你会隐身,你要做什么?是搞恶作剧?不断地按别人门铃?去拿别人的东西?或者去做好事,成为最酷的007,锄强扶弱…… 

  山东籍汉子刘勃麟给出了另一种选择——当艺术家。他的“隐形作品”震惊了整个英伦半岛,令见多识广的英国人也被“雷”得皮焦里嫩。

  隐形缘于一次意外

  刘勃麟是山东人,1995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后获得中央美术学院硕士学位。 

  毕业后,刘勃麟在山东一所大学当美术老师。由于学校凡事都要看资历,刘勃麟总觉得找不到自己合适的位置。
2005年,他辞职到北京当“北漂”。那段时间,他心情灰暗。毕业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感觉社会上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再加上又经历了社会的阴暗面,没人关心自己,他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纯属多余。在他看来,人们看自己就像是空气。 

  北漂的生活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刚来北京不久,初到北京的根据地、著名的索家村国际艺术营又面临拆迁。作为当时北京已颇有名气的艺术家聚集区,索家村汇集了来自全国乃至国外的众多自由艺术家。但是好景不长,索家村很快就因城市的扩张和房地产开发的双重挤压而面临被迫拆迁的命运,刘勃麟也不得不面临他的导师隋建国的工作室搬走,而失去栖身之地的境地。 

  这件事对当时的刘勃麟产生了非常强烈的触动,2005年11月18日晚,刘勃麟来到已经成为废墟的索家村艺术营,看着写满“拆”字的墙壁,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把自己图上颜料,色彩如果和墙一样的话,就能融为一体了。他立即取出丙烯颜料,调出深褐色,往自己的手、脚、脖子和脸上抹了一圈。黄色的皮肤看不出来了,黑色的皮鞋也不见了。刘勃麟选好角度后,摄影师迅速按下快门,刘勃麟惊奇地发现,脸、上身、脚都看不清了,需要细细看才能看出点身体轮廓,自己几乎消失了。 

  无意中掌握了隐身术,刘勃麟惊讶不已,从此他潜心钻研“隐身术”。他发现,只要首先穿上一套50元的作训服,裸露的皮肤上贴满粘性超强的女性面膜;然后选择一处有代表性的环境,站在选好的地方一动不动,让助手在自己身上画上和环境所匹配的图案;最后用拍照的形式宣布作品完成——一次有创意的隐形过程就可以完成了。 

  从此,迷上“隐身”的刘勃麟在多个地点把自己“变没”,创作出了一系列作品。有一次,他在北京一座楼房前把自己画成了铁门,结果居民一拉门,发现铁门竟然是软的,而且还长了眼睛,还好没把人家吓出毛病来。那户人家知道他是在进行艺术创作之后,也没有责怪他,反而绕有兴致地观看,和他合影。 

  他把自己创作出的一系列作品命名为《城市迷彩》系列,几乎每个第一次见到这些作品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在伦敦皇家骑兵检阅场的一尊古炮前,他和大炮融为一体;粗看是一堵涂写着“统一思想、宣传教育”的白墙,仔细看才发现他站在墙边;他像幽灵穿过对方的身体……很多人都在问,这个神奇的艺术家就像是透明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刘勃麟每完成一件作品就要废掉一套衣服。为了创作这些作品,这些年,他几乎和北京一个劳保用品店的老板混得特别熟。到现在刘勃麟已经在他那儿买了60多套作训服。有意思的是他一直没有告诉那位老板自己其实是艺术家,在老板心目中可能认为刘勃麟就是一个建筑包工头,买衣服是给底下工人穿的。

  创作过程很辛苦

  在鸟巢前“消失”,一直是刘勃麟最满意的一次“魔法”体验。 

  2009年11月初,北京降下入冬的第一场雪,刘勃麟起了个大早,带着他的隐身装备来到了鸟巢。 

  上午10点,刘勃麟取出一件建筑工地上常见的简单迷彩服穿上,一动不动站好。随行的助手赶紧取出画笔和丙烯颜料在他的衣服上一笔一笔涂抹。站了3个小时后,刘勃麟的手和脚已经冻得麻木,身体也忍不住打哆嗦。不过,这个时候,刘勃麟的身体也已经几乎透明,远远一看几乎和身后的鸟巢融为一体,这让他颇为得意。 

  随行的摄影师发现刘勃麟已经几乎隐身,当即让他在“鸟巢”前调整好姿势,设计好最佳拍摄角度后,摄影师按下快门,照片上出现神奇的一幕:刘勃麟几乎成了一个透明体。更为神奇的是,周围的人甚至没发现这个“隐形人”,大庭广众之下,刘勃麟把自己“变没了”。 

  成功隐身后,刘勃麟一般不会停留多久,多是待摄影师拍好照片后就换下衣服打道回府。但鸟巢那次隐身前后化妆的时间太长了,刘勃麟一直站了3个小时,腿脚都冻得僵硬了。 

  类似这样的辛苦其实非常普遍,许多观众看到的每一副作品都需要很长时间的准备,最多竟然长达十个小时。虽然在身上画画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但是丙烯颜料还是会渗透到皮肤中去,时间久了特别刺痛,而且完成一件作品通常需要站5-10小时,经常会站到脚肿。 

  有一次,刘勃麟在上海街头当众在全身赤裸的男子身上拔罐。他找来一名披着浴巾的男模特儿,表演时将男模的浴巾撤掉,让他全身赤裸地站在上海街头,之后刘勃麟毫不在意地拿起人头造型的水晶罐,一个接着一个地帮模特儿拔罐,让现场女性观众看得面红耳赤。 

  其实,刘勃麟只想通过这种艺术表达一种现代人只满足于物质的追求,丧失了对精神的追求和向往。这种浑噩状态在当今社会普遍蔓延开来,犹如一种体内不可排除的毒素般滞留在人们的身体中。刘勃麟深知精神上的麻痹比肉体的死亡更加可怕。作为艺术家的他只能用自己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情感、他的恐慌。他用油彩的方式在正常的人体里长出十几个不同表情的自己,有的癫狂,有的含蓄,有的可怕,其实这些都是非常状态下无奈的自己。 

  在刘勃麟看来,“隐形”不是幻觉,也绝没有电脑合成,只是将真人融入自然环境,利用色彩效应将人“隐形”。在他的理解中,个体的主动消失,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隐藏。社会中,人的地位、权力、职业和收入会被分为多个等级,人对人的态度也多种多样。

  “中国隐形人”名震海外

  刘勃麟的名气越来越大,被封“中国隐形人”。因为他一系列的创作,他甚至获得浙江卫视的2010年“年度风尚艺术家”称号。 

  有一年4月,英国红楼艺术基金会邀请刘勃麟去伦敦,他在那里整整呆了1个月。他去当地很多有代表性的景观区实施自己的作品,英国人看到他在身上刷颜料,最开始还以为他是普通的街头艺术家,后来才觉得这个创意很棒。许多英国人通常看到他作品完成后都张大了嘴巴,有人甚至说这个人会“隐身术”。 

  当地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是:“36岁的中国艺术家刘勃麟将自己化身成一块空白帆布,通过这样的艺术,他想展示城市环境是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的。当他表演时,人们根本都没有注意到他就在身边,除非刘勃麟自己开始移动身体。”
去国外进行个人作品展时,他还在伦敦、巴黎、威尼斯等城市玩起了消失。 

  在英国时,刘勃麟看中了大街上的电话亭。于是,他找来伦敦的艺术家同行,协助自己“隐身”。一个中国人站在伦敦街头,往自己身上抹涂料,在这个经常有行为艺术上演的地方,刘勃麟的举动还是引起了一些人驻足。经过几个小时的创作,刘勃麟把自己变成了电话亭的一部分。在最后拍成了照片中,刘勃麟伫立在电话亭前,几乎能以假乱真,电话亭里,一位女士在打着电话,全然不觉。 

  很多人以为刘勃麟是当代艺术家,在当代艺术正红火时,他一定财源丰盛。但在创作《城市迷彩》期间,刘勃麟的经济状况其实很差,也是从那个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创作有市场的作品。他重新回到比《城市迷彩》更适合市场的雕塑作品上来。 

  此后,他创作了一系列作品,比如《握紧的铁拳》等,通过这些作品向市场回归,对于他来说,大概也是无奈的事情吧。 

  网上对于刘勃麟的争议很大,网友给他起了个“国产隐形人”的外号。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位艺术家很有才,可是也有不少人质疑他的作品肤浅,是电脑PS出来的。对于这些,刘勃麟一笑而过,他说:“这是他们的观点,我尽量让自己的作品更完善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