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张俊青:手绘精彩人生的大学生创业之星
2011年12月15日 14:32  
   文/何瑾 叶翔宇 邓云涛 

  张俊青,1983年出生于山东,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2007级本科生。在全校莘莘学子中,28岁的张俊青无疑是一位十分“特殊”的人物,倒不是因为比其他同学略为年长的缘故,而在于其独特的成长经历:两度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创办美术培训班,历时5年替亡父偿还了20万元的巨债;将母亲从烟台老家接到求学的武汉,靠勤工俭学和各类奖学金收入赡养母亲;从墙壁手绘创作获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历经艰辛注册成立公司,帮助30名困难大学生找到工作;影视明星成龙为他的曲折经历感动落泪,并自告奋勇地担任其“创业导师”…… 

  飞来横祸
  七彩少年勇挑家庭重担

  张俊青自小学习琴棋书画,尤其喜欢画画。在绘画的世界,他充满了无限的幻想,也显示了过人的才能。初一时,他获得中日韩三国少儿美术大赛铜奖。后来,他从烟台三中破格被4年制的中国美术学院附属中学录取,艺术的天地再一次变得宽敞起来。 

  在烟台工程机械厂工作的父母为支持儿子完成学业,抵押了家里唯一的58平方米的房子,从银行贷款20万元,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运输。然而,仅过了半年,灾难便降临了。 

  2002年7月11日,张俊青的父亲载着一车空调设备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时,三车追尾,父亲不幸遇难。父亲去世,留下20多万元的欠款。当时家里穷得连父亲的骨灰都没钱运回烟台,房子被人封了,讨债的人踏破了门槛,张俊青和母亲只得租住在一间10平方米的车棚里,窘困得连张床都没有…… 

  随后的日子里,张俊青白天学习,晚上做搬运工,母亲打小工赚钱,母子俩艰难度日。虽然校方减免了部分学费,但是生活费用和债务是必不可少的开支。这时,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退学——打工还债。当时距高考只有半年时间,校方已承诺将成绩优异的他保送到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但是,他婉谢了学校的好意,他要履行为父还债的承诺,更不想让劳累的母亲再次孤独无助。 

  别无他技的张俊青决定利用自己最熟悉的美术专业在社会求生。2003年初,他回烟台开办了美术高考培训班,取名“尚美苑”,谐音“上美院”,即希望自己将来能上美院深造,也希望经他培训的学员都能考上美院。仅仅只是半年的努力,他招到的6名学生全部考上了大学。立刻,他在艺考生中声名鹊起。很快,从最北的黑龙江漠河,到最西的新疆克拉玛依,都有他的学生。 

  3年里,近百名学生从“尚美苑”毕业,一个个青春少年在张俊青的帮助下,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同时,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大学梦。2004年7月,边办班边学习的张俊青被两所高校同时录取,其一就有心仪已久的中央美术学院。但是,5年近10万元的学费让他很是犯难。最终他决定放弃心爱的大学,又回到了“尚美苑”。经过5年的艰苦努力,2007年,张俊青基本还清了父亲留下的20多万元债务。珍藏多年的大学梦,又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圆梦地大
  艺术素养让他梦想闪光

  2007年高考,他最终以山东省美术生第一名的成绩被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珠宝设计专业录取。 

  走进大学后,独立自强的张俊青并没有把自己的独特遭遇告诉学校老师。从他从容、乐观面对大学生活的表现中,同学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很多行动却在无声地开展:一入大学,张俊青就在学校找到一份勤工助学的岗位——扫操场,每天8元钱;2008年春,他又找到一份家教工作,利用双休日教学生画油画;当年暑假,他又凭借墙面手绘技术赚了1万元,并将母亲从烟台接到武汉,打工的收入加上学校的各类奖学金,张俊青的学费和母子俩的生活费终于有了着落。 

  一边忙于学业,一边打工赚钱,同时还要照顾孤寡的母亲,可是张俊青的成绩却没有落下。第一学年,全班28名同学中,他的专业成绩第一。与此同时,他还积极参加学校各类活动,经过学校“大学生课余科研基金立项”和“创新人才”培养计划,他慢慢地有了利用专业素养创业的念头。 

  一个偶然机会,张俊青得知武汉一家叫做“帕菲克”的餐厅要做一幅主题壁画,却迟迟找不到施工者。他主动上门自荐,不料对方根本不相信这个瘦弱的大学生,还故意设置难题:先交800元保证金,3天完成壁画,否则不予付款。为赶工期,张俊青透支信用卡交了保证金,和一个同伴一头扎进这个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整整3天,他们只睡了5个小时。工程按期完工,老板既满意又感动,便将餐厅所有的壁画业务交给了他。这让张俊青看准了手绘市场巨大的发展前景,他开始筹备开办、的壁画公司。母亲心疼地说:“孩子很累,有时候为了干活,晚上都不回家睡觉。他父亲去世后,全是靠他自己才走到现在。”同学翟彬说:“有时张俊青上课迟到,偷偷进教室时身上还有颜料。” 

  课余时间,张俊青穿梭在武汉的大街小巷,只要看到正在装修的店铺,就上前去询问对方是否需要手绘墙面。虽然经常被拒之门外,但他坚信只要自己不懈努力,就一定会取得成功。

  自主创业
  浓浓爱心点亮青春誓言

  大学是多姿多彩甚至充满唯美色彩的,但是,也有一批学生由于家庭经济困难,而在学习和生活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就中国地质大学(武汉)而言,学校以地学为主要专业,生源覆盖了中西部很多地区,困难学生很多。班长张俊青对此有着深深的体会。一次统计勤工助学名单,张俊青发现班里有11名贫困生。从此,他就一直琢磨着如何帮助这些同学。他说:“我做公司的出发点很简单,我不希望看到眼前的同学有跟我一样的经历,因为我的经历确实太难太苦了。”
经过艰难的筹备,2008年12月,张俊青注册3万元成立了“武汉海伦墙面手绘公司”,汇聚了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中南民族大学、湖北美术学院等高校的30多名贫困学生一起创业,但前提是不能耽误各自的学业。同班同学王淼第一个加入,他现在每个月做兼职就可以轻松拿到1000多元。 

  但是,张俊青并不希望自己的公司只是为大学生们解决暂时的困难,他更希望在现实的大学生就业危机中,能给更多同学树立人生的信心,提供生活的动力。在他的带动下,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2007级学生创业人数占到年级学生总数的三成左右。他的传奇经历成了大学生创业的一个代名词,成了广大贫困学子努力的标杆。 

  据悉,当时武汉市共有墙面手绘公司不足10家,规模都很小,张俊青的“海伦墙面手绘公司”占据了一半的市场份额。2009年,在中央电视台二套《青年创业中国强•2009创业英雄会》节目中,张俊青和成龙、唐骏、马云等“创业导师”面对面交流。成龙执意邀请他,“希望你能到我的团队中帮忙”,并表示愿意担任他的“创业导师”。2010年2月,捷报再次传来,张俊青荣获由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学联共同评选的“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 

  对于大学生创业,张俊青有着自己的体会。他说:“对于学生创业者来说,典型、出名,是个双刃剑。带来名誉的同时,对我们尚在萌芽的小公司来说,犹如风暴。各种活动纷至沓来,业务、学业不得不暂放一边,实在让人感觉心力交瘁。因此,大学生创业不能被表面的光辉和热闹所迷惑,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清楚自己的公司定位和发展方向,并为之不懈努力。” 

  他说:“资金对于我们而言,从来都不是问题。不是我们有钱,也不是有人赞助;而是因为我们有赚钱的本领,能让我们在市场上获得生存和发展。”他认为,大学生创业最棘手的事情,就是难以寻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张俊青公司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在校生,每个人对创业的理解和出发点都不一样:有的同学追求创业的喧哗与骚动,而不愿意从基础工作和具体细节做起;有的同学将赚钱放在首位,而不是想着和公司一起发展,甚至来公司工作只是为了赚钱给女朋友买生日礼物等。由此,作为“海伦墙面手绘公司”的创业人和现阶段的领导者,张俊青认为自己的责任就是“不断地发掘和培养合适的合作伙伴”。

  业广惟勤
  勇于突破寻找广阔天地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随后,张俊青一发不可收拾,他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取得了种种认可。在北京,他为成龙设《大兵小将》的logo;在成都,他陪同阿里巴巴集团参加书博会,同时创作3幅作品,参与《天下网商》新书发布会的捐助拍卖;在武汉,他的团队多次与《长江日报》合作动漫节;在厦门,他参与厦门莲花医院的logo及壁画设计;在莆田,他出席海峡书画院筹展活动;在南京,他筹办艺术培训机构;在苏州,他筹划个人油画作品展暨回顾展等。荣誉也纷至沓来,他先后被评为湖北省大学生自强之星、中国年度大学生百强、青年油画家,山东省创业标兵等。 

  2010年11月,张俊青所带的团队参加“挑战杯”大学生创业计划竞赛,获得了湖北省赛一等奖和全国二等奖。当问及赛后最大的收获时,他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收获了团队。”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在新兴行业的年轻公司,优秀的团队就是最大的核心竞争力,因为有了团队、团队精神、团队意识,就有了坚强,有了希望! 

  2012年,母校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即将迎来60周年校庆,张俊青打算筹备一个画展,以60幅图描绘地大60年来发展的重要事件,以报答母校的培养之恩。除此之外,他和他的团队正在计划为母校送上一份特殊的礼物:为学校的隧道绘制壁画,以地质年代为背景,从古代浩瀚的原始海洋,到现代文明的人类社会,将五代十二纪的景象以及每个时代的代表生物描绘出来,力图使整个隧道呈现出一幅宏伟的地质历史长卷。 

  张俊青说:“我们是个搞艺术的年轻团队,年轻,是资本。而在面对我们的‘资本’逐年下降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新的方式,使我们对心中的理想有个突破。纯艺术是随着阅历的提升而逐步增长的,我们会朝着纯艺术的方向迈进,用我们的画笔,表现我们所经历的、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成立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80后的艺术机构。” 

  创业的艰辛历程,让张俊青学会了拒绝,学会了满足,不再期望盆满砵满,生活给了什么,就享受什么。他始终相信,上天一定会眷顾他这个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笨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