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就业频道 > 就业杂志 > 职场茶座
以假乱真:我是影视“声音魔法师”
2011年12月19日 16:16   来源:《中国大学生就业》
  文/李蕊娟

  看完《南京!南京!》,斯皮尔伯格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除好莱坞的两名著名拟音师外,他最欣赏的就是中国的魏俊华女士! 

  拟音师这个职业的收入如何呢?魏俊华没有正面回答,但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她的同行上海的钱守一先生,时下每天的报酬为6000元,看来资深拟音师的收入同样令人震撼! 

  推开拟音棚的门,往往不知情的人会被吓一跳,刚刚结束拟音工作的这个“魔法屋”,用满屋狼藉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有趣的是,像《天下无贼》、《英雄》、《大宅门》、《三国演义》以及眼下正在热播的新版《铁道游击队续集》等国内大批优秀影视作品,就是在这里制作出来的。而就在这小小的拟音棚里,马蹄声、爆炸声、风声、雷声、雨声、火声、人踏雪地声等只要你能想到的声音,魏俊华都能像魔法师般十分逼真地“造”出来,有些工具简单得你根本想不到。诸多极有创意和个性的拟音,让她获得了“堆积起来像座小山”的各种大奖,很多外国同行都羡慕得眼红!

走进“拟音”的神秘世界

  22岁那年,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毕业的魏俊华刚走进拟音棚,就被这个神秘空间所吸引。她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新奇有趣,录音师傅见女孩如此喜欢,就让她尝试一下给声音“变魔术”,没成想小魏玩起“拟音”,很快就如此如醉。
魏俊华说,一部电影无论情节多么精彩,如果里面只有人物动作没有任何声音,看不了几分钟你一定觉得十分别扭,甚至难以容忍。其实,所有的电影在刚刚拍完时都是这样没有声音的。后期制作时,要靠录音师给配上。如果说人物配音是影片的“三魂”,那更为关键的另一种声音——动作音效就是影片的“七魄”。一部影片的动效听起来是平平无味还是震撼人心,拟音师显得至关重要。比如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像打斗、炮击、马跑之类的背景声很难捕捉到,战马、坦克这样的大家伙又进不了录音棚,怎么办呢?这时,拟音师就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巧妙“造”出各种“身临其境”的声音。 

  魏俊华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激动不已,记得那时胶片录音只有两个轨道,她一个人双手双脚分别表现四种声音,而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很难完成。这就好比左手画圆形,右手画方形的动作。这位性格活泼开朗的北京姑娘,反而觉得这种挑战很刺激! 

  就这样,魏俊华像着魔似地走入了声音的世界。对她来说身边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有它的意义,而这往往是被人们所忽视的。一次她随剧组外出,晚上躺在海边,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哗啦,哗啦,真让人陶醉。魏俊华掏出袖珍录音机,把这美妙的大自然的声音录了下来。回到北京放给几位朋友听,这最原生态的声音马上让大家的心情变得很宁静。“真是太神奇了!”此后,一有空她就往郊外跑。 “不同的声音给人不同的联想。谁都不知道,花开的声音像极了爆米花做好时发出的砰砰声,听见它就仿佛闻到了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听见鞋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就能让人想起新年夜那场纷纷扬扬的雪花,并希望今年的冬天早点到来。” 

  “拟音师的工作是在录音师的协助下,利用电子录音设备、声场条件……经过反复试验才能达到理想的结果,才可以作到刻画人物性格,加强情绪宣染,创造出生动的声音形象。”魏俊华说,拟音既是一门专项技术也是一门奇妙的艺术,这绝对是观众不常能看到的电影幕后制作秘密。她至今还记得为《三国演义》拟音时的种种场景。草船借箭那一场,那个声音是很难做的,因为箭射在人身上、门板上、盾牌上响动都是不一样的,当时造出很多声音效果都不理想,魏俊华灵机一动,忽然用棍子在废磁带条上敲打,模拟箭射进干草里的声音。导演听后立马惊呆。后来很多资深影迷说:“那射箭的配音简直绝了!” 

  其实还有很多声音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法听得到的,像神话片中的仙女下凡,武打片中的飞檐走壁,恐怖片中的鬼神出没,宇宙空间的硕石风暴,外星球上的未知世界等等,这些都需要拟音师去细细琢磨和创造。只要弄好了,就能给观众带来众多惊喜和无穷尽的艺术享受!魏俊华通过合乎逻辑的细致“模拟”,创造出了超越现实的电影声音,比如《西游记》中的天宫景象和观音从天上飘然而至的音效等,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常常比喻,刘谦是在变魔术,拟音师也是在施展魔法。只不过他是视觉上的享受,我则是在制作声音上的魔术,让魔幻的声音成为电影氛围的烘托。

  拟音师成了“破烂王”

  拟音这门艺术,不熟悉的人一定感到陌生,内行直觉得好笑。就说演员走路吧,电视里听到的脚步声,实际不是演员走路的真实声音,而是拟音人员自己走出来的声音。画面上一个人走,拟音人员就在木地板上原地走,然后根据演员走路的快慢定落脚的轻重和急缓,画面上多人走,拟音人员就在地板上跳舞似的原地走。讲到这些“ 以假乱真”的活时,连魏俊华自己都扑哧笑出声来。 

  有趣的是,生活中魏俊华每次出门时,总爱东瞧瞧,西瞅瞅,看到一样东西,脑子里总能迅速反应它能干啥。时间一长,她就带回好多别人瞧不上眼的破烂玩意,破玩具,烂棍子,废旧金属片、别人扔掉的烂草帽等等。在平常人看来是废品的东西,一到她手上就成了货真价实的宝贝。拟音师通过这些“道具”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制作出各种各样的音响效果:比如用手在塑料袋上轻轻一揉搓,可以捏出在油锅中煎鱼的声音。 

  拟音师要从生活中找寻灵感,不断创新。类似用匾滚黄豆的声音来拟下雨,用手撕青菜的声音来拟大声的咀嚼,也是蛮有意思蛮有创意的一个活。遇到少数民族攻寨剧情时,魏俊华会在脑子里反复构思,拿着道具不断试验力道,生怕某个声音不合民族习惯。 

  拟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用魏俊华的话来说,“做拟音的都是心灵手巧的人”。曾有一导演大雨天跑来敲魏俊华的家门,“魏老师,您可得过来救救场啊!”原来该导演在其电影《五彩石的路》中,要表现一起包饺子的场景,有人一边剥葱,一边眼泪哗哗地流,“导演,不成了,眼睛都看不见屏幕啦!”魏俊华看着乐坏了,赶忙找来一截尼龙绳,两手来回搓动,剥葱的声音立刻出来了。 

  每个拟音师都有自己的绝技,而魏俊华的绝技不计其数。一部《中国窑》影片,讲述一个窑烧出一个巨大的香炉,拉到山顶的寺庙供奉。她做好拟音,请导演验收,看到一半,导演突然说:“停,停,停,我要看看魏老师是怎么做出来的,怎么比真的声音还像?”冲进录音棚里,只见魏俊华眼睛盯着屏幕,两手放在洗脸盆里,一手移动脸盆,一手摩擦脸盆,不时变化频率,巨大的香炉搬运声就这么活灵活现,导演看得目瞪口呆。 

  “电影里的大水战,到咱这儿一盆水就搞定,偌大的弹棉花场景也只是一张弓的技巧”,魏俊华特别自信自己的手艺。看过张艺谋导演的《古今大战秦俑情》的人都对电影里有人一脚踹在石台上,大石门“嘣”一声打开的情形印象特别深刻。实际上,魏俊华只用一块破烂砖头就将这声音模拟出来。这事后来上了一家娱乐报纸,很多人看后都大跌眼镜:妈呀这简直太神奇了! 

  记者在魏俊华的仓库里看到,大大小小的“道具”她装了好几柜子,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她是收破烂的。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一位上年纪的导演到录音棚探班,见着椅子拉来坐下,没想椅子一歪,噗通一声摔地上,众人见状也不敢笑,魏俊华赶忙上前扶起老爷子。“你们椅子怎么回事啊?”老爷子一脸怒气,魏俊华笑呵呵的安慰道:“您别见怪,我们这可是拿来模拟声音的呢。”说着,拉过椅子,晃晃悠悠几下,皇帝坐轿的声音就来了,棚里人这下才笑成了一团。

好莱坞导演对她很欣赏

  要想把观众带进生活,拟音师们首先得把生活理解得更透。魏俊华说,她和自己带的学生都有职业病,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会首先想怎么才能给模拟出来。想出来了就高兴得饭顾不上吃,觉顾不上睡,非得把这个新发现在棚里试了、满意了,才过瘾。 

  《永失我爱》里有个打针的拟音,要敲真药瓶打,这个气氛是绝对弄不出来的,后来魏俊华就选那种质量好的灯泡,用锐利的东西打,一打“砰”的一声,就有了那种震心的感觉。那天他们打了四五个,做成立体声,觉得这边也在响,那边也在响,中间还在响。“看影片的感觉,这针真是打到观众的心里去了。但是打灯泡有危险性,因为灯泡一炸,有时候能扎着手。” 

  以前常听说拍电影的时候,哪个演员会受伤,其实当拟音师也经常受伤。对于手指缠纱布这种事魏俊华和她的学生们早已习惯。还有做武打片的时候,稍不注意,有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腿打青了,很投入。 

  模拟雪地,有时候还要加上盐为了表现雪的质感,还要用一些粗盐,选择不同的盐。可以造出雪地硬度不同咔嚓咔嚓的声音,“我们是要用手做的,有时候手都给腌的很疼,只要效果出来得好,大家就有乐趣。”有时这戏演得太逼真还能把自己吓着。《荒原城堡七三一》是一部表现日本细菌战的影片,当中很多剁胳膊、砍腿的血腥镜头,魏俊华思索着怎样逼真地表现声音,于是她找来一截竹子泡湿,外面裹层布,里面塞满长条的香皂,用刀一切,“咔嚓”一声,肉、骨头、连同筋断裂的声音都蹦出来了,“下来我还做噩梦,怕得不得了!”魏俊华说起来仍是胆战心惊。 

  魏俊华的工作很枯燥,通常,四五个拟音师连续工作一个星期,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才能把一部90分钟的电影拟上一遍,拟完一遍还要再查缺补漏,直到满意为止。“ 在影片完成以后,走到录音棚门前一听我们做的声音特别漂亮,心里就觉得非常激动!” 

  魏俊华说,拟音是电视音响艺术的创作之一。拟音师应具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专业知识和电视文化修养。其创作领域包括写实、写意,可以根据不同类型的题材创作出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声音世界。魏俊华拟音的很多影片都在国内外获得大奖,从与电影《边城》合作,获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优秀故事片奖;到与冯小刚的合作(从他的第一部电影开始)。无数影片都是从魏俊华的工作室里走出来的,在魏俊华看来,她经手的影片就是自己的孩子,在国际舞台上,这些孩子成为了她的骄傲。难怪就连冯小刚和张艺谋这样的大师,都将其称为“国宝”,在湖南卫视现场表演拟音绝活时,被震惊的何炅甚至要拜她为师! 

  《南京!南京!》是一部能全面展现音响设计功力的影片,声音处理非常具有震撼效果。动态范围很大,尤其坦克、迫击炮、步枪的射击声音,能让观众身临其境地体验一场激烈的殊死战斗气氛。如果与当年斯皮尔伯格的《拯救大兵瑞恩》的战争场面相比,在声效处理上,更加具有稍稍脱离纪实感的夸张意味。每一声枪响都像是在耳边不同距离的爆炸,声音短促而爆棚,枪声的方位和距离都很明确;子弹高速击中墙体、地表、钢盔或人体,以及流弹和爆炸残片的散落,都清晰可辨;不同口径武器射击声音差别都有所体现,所有的动效都与画面中所呈现的内容高度一致,而整体的频率分布又很清楚,高中低频的分布丰富,而声音的距离感的方位感都很明确,杂而不乱。 

  看完《南京!南京!》,斯皮尔伯格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除好莱坞的两名著名拟音师外,他最欣赏的就是中国的魏俊华女士! 

  拟音师这个职业的收入如何呢?魏俊华没有正面回答,但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她的同行上海的钱守一先生,时下每天的报酬为6000元,看来资深拟音师的收入同样令人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