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最难就业季”“拼命求编制”“就业率红牌”等字眼虽然随处可见,但也不乏让众人惊喜的故事和政策,这是一个让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的年份。2013回顾,从这里开始。

关注-Focus

大数据

699万,是2013年的应届毕业生总人数。当这样一个数字被媒体发现,瞬间炒成“史上最难就业年”之后,似乎没有人意识到,对比近十年来的毕业生数据就会发现,其实历年来,都会比之前的任何一年人数高,都可以称之为“最难就业年”。

据国家公务员局考试录用司副司长彭忠宝介绍,11月24日的国家公务员考试中,实际走入考场的考生为111.95万人,40余万人弃考,约占报考人数的三成。一个人对某一“饭碗”的狂热追求是无可厚非的,但对于整个社会的人才队伍来说,正常的规律应是人各有志,如此方能人尽其才。

北京市人社局4月发布消息,2013年北京市属各用人单位引进落户的应届非北京生源毕业生,毕业当年本科生不超过24岁、硕士生不超过27岁、博士生不超过35岁。北京这一政策给众多毕业生带来了影响,甚至被指为“就业歧视”。这到底是歧视,还是不得已而为之?

关键词

最难就业季

“最难就业季”是这一年的媒体流行词。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就业形势前所未有的严峻。而相关部委也屡屡发文,对应届生就业工作作出指示,出台各种促进政策,以应对社会越来越关注的“最难就业季”。——《最难就业季,明白看现状》

研究生“贬值”

由于种种原因,研究生的就业率近几年逐渐被本科生和高职生超越,引发了社会关于读研究生值不值的讨论。事实上,虽不乏研究生拿着本科毕业证去求职的案例,却也存在毕业生就业情况统计方式和就业质量的差别。——《真相还是误解?》

求职补贴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财政部6月6日对外公布相关通知指出,从2013年起,对享受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家庭的毕业年度内高校毕业生给予一次性求职补贴。各地也针对地区情况积极给予实施,为大学生求职提供了物质援助。——《三部门通知》

声音-Voice

熊丙奇:就业促进部门怎能带头搞歧视

我国早在2008年实施的《就业促进法》中就明确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平等就业和自主择业的权利”。5年过去,就业歧视仍难消除,原因之一就是问责不严,甚至包括监管部门自身在招聘用人时还设置学历、年龄、性别、户籍等门槛,在歧视上也不忘起到带头作用。

因此,要消除就业歧视,除严格执行有关就业法律法规外,还需要扭转地方政府部门、企事业用人单位的观念,尤其是地方政府部门的观念。【详细】

刘远举:"消除毕业生求职学历歧视"是忽视市场择优

市场的择优暗含着隐藏前提,即不是不计成本的择优,而是在一定成本下的择优。企业的HR不可能对每一个学生都详细地深谈,做到沧海淘珠,不遗寸长,他们必须在给定的经费、给定的人力下,为企业选择到最合适的人。另一方面,学历证书,就有着明显的信号作用,从很大概率上、很大置信度上判断一个人的素质与能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企业根据学历证书给出一个事前筛选标准,绝对不是企业招揽人才的最好方法,却是企业在一定成本下到达一定效果的最好办法。【详细】

人物-People

青春的赢家

大学生环卫工:“样子货”逆袭 赢得职业尊严

 去年10月,哈尔滨招收了数百名环卫工,本科学历者占到了八成,还有2名硕士。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学生争聘环卫工的消息,顿时让“读书无用”和“铁饭碗才是王道”的论调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但一年多过去,他们已经成功融入这个职业,赢得了大家的认可。谁说“样子货”不踏实肯干?【详细】

吉大“面霸”小伙:55份简历,31场面试

从9月1日开始求职,到11月5日正式签约,吉林大学大四小伙郭立博投出了55份简历,经历了31场面试。最终他获得了有五家公司的offer,被同学们封为“面霸”。也许他的经历算不上稀奇,但在这个充满寒意的冬天,也可以称得上是冬日里的一股暖意。不管大形势如何,“面霸”总是会有的。【详细】

那些失落者

无臂青年:司法考试不算通关 求职何处有希望

侯印超拥有‘211’工程院校本科学历;没有右臂,但有英语四六级证书;没有双手,但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然而这却不能成为他通往职场的敲门砖,从4月的最初报道,到11月的后续消息,他依然在求职。他求职之难,已超乎我们想象,最后他得到的律所实习职位,显然与同等条件的普通毕业生仍有差距。【详细】

年轻公务员:为国家打工的人

这些在机关里被习惯性地称为“小×”的年轻人,他们中有许多正经历着相似的迷茫。要不要放弃体制内的“永久的安全”,到更广阔的世界寻找“可能的发展机会”?对于考卷外的年轻人来说,他们焦虑的是如何进入体制里。这些“国家打工者”,在“国考”热度不减的今天,似乎成了烈日下的背影。【详细】

2014-Future

就业质量年度报告

12月6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编制发布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的通知》,决定从2014年起,高校要编制和发布本校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这一决定意味着,毕业生就业情况不再唯就业率论,就业质量将作为衡量的标准,也将成为招生计划,学科调整的重要参考。【相关新闻】

反歧视的路上,能走多远?

《人民日报》12月发表的系列文章《求职呵,请别把我们挡在门外(就业性别歧视怎么破?》中指出,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消除一切就业歧视。对大学生找工作来说,性别歧视较为突出,女生工作更不好找。每一个人得到平等的机会,是对所有用人单位的挑战,也是毕业生最大的期望。【相关新闻】

727万毕业生和海归潮的期待

2013年,699万毕业生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年”。而紧接下来的2014年,727万的毕业生,遭遇了史上最大海归潮,这一刷新历史最高点的数字,将成为新一轮社会关注点。那么,各级部门明年将会有哪些新的促进政策,毕业生又会有哪些新选择?在接下来的365天里,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相关新闻】

编辑:刘冰莹    美工:黄 卉